pt真人平台,pt真人电子

当前版:A4

逆境识朋友

来源: 日期:2020-07-07 10:41 点击:1015

    劳

人生在世,不宜离群寡居,有歌唱道:“人生难得是朋友,朋友多了路好走。”讲的就是这个意思。

朋友多了不是坏事,但却有真假之分,一般多与交友者的身份地位有所关联。你白马红缨、地位显赫时,“朋友”不招自来,应者云集,俱打着“朋友”的旗号,热络得很、忠诚得很;然而,及待风云有变、权去势尽,多是树倒猢狲散、食尽鸟投林,“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了。孟尝君食客三千,真正忠诚有用者又有几人?奸相佞臣多有狐朋狗友,分一杯羹或帮凶捞点儿“外快”尚可,一旦犯事得纠,则尽作鸟兽散,共患难者又有几个?有道是,“酒肉朋友不足道,患难朋友才可交。”大抵不错的。

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。”此言道出知己难寻、忠信难得的道理。约略因为一些厚颜无耻、拍马奉迎之徒,每每假朋友之名,行巴结之实。史有王光远其人,为追求显贵和寻找出头门路,不遗余力,常出入达官贵人之家,逢迎奉承。他拍马阿谀技巧之高,脸皮之厚,无人能及而且全无忌惮。他可轻易赞美长官诌诗有过“李杜”,还可让长官打着他玩,被人称为“脸皮厚若铜墙铁壁”的马屁“开山祖”;宋真宗时,丁谓受宰相寇准提拔担任参政知事,丁心怀感激,侍奉寇准犹若爹娘。某日席间寇准的胡须沾上一点菜汁,丁谓立刻跑到寇准身旁,仔细将之拭去。孰料寇准为人正直,当即责备他身为堂堂大官,不该做这种小事;还有那个为了给“领导”美食而烹煮自己儿子的易牙、为了亲近“领导”而阉割自己的竖刁、靠卜知生死给“领导”治病的常之巫、狠心不奔父丧而伺候“领导”的卫公子启方等,恐怕也算不得什么“朋友”而终属小人。就是现代,这样的例子也有不少,仅以“文革”为例,那些狠命“反戈一击”、从背后动刀子的恰恰是“领导”身边最亲近的“朋友”。还有那些被查究的贪官,在交代不义之财时,总是说什么“属于朋友之间礼尚往来”等,实际上,哪有如此“礼尚往来”?不过就是你为官有权时多有“朋友”送礼行贿,不然,你身陷囹圄后,怎么都一个个躲得远远的了?此类朋友的忠奸亲疏完全是以个人利益是否合适为取舍的。“朋不朋,用才行;友不友,利上瞅;亲不亲,私上分。”

“疾风识劲草,逆境见朋友。”鱼水之交的刘关张“三结义”逆境相交、同生共死,是为忠义传千古、刎颈共患难的真朋友;乐毅遭谗被黜,却不怀恨故国,可见君子高风亮节;光武帝富贵不摆架子,所以不费兵力可得陇西;袁盎劝文帝抑周勃遭恨,却又能在周勃犯错误时极力为之辩护,尽皆“无偏无党,王道荡荡”,令人敬佩。反之,陈胜称王后忘却贫贱之交,公孙述接见老友却摆尽威风,行止去众,甘苦难与,自是让人心寒。正所谓“有私视也,故有不见也;有私听也,故有不闻也;有私虑也,故有不知也。”同事相处,倘不能同甘共苦、诚信为本,断然无朋无友、形单影只,至多不过是顺势为友、逆境为仇的。“和者胜,不和者败,自古皆然。”此教训有,佳话也不少。廉颇负荆见蔺相如,将相合欢,共图大业,已是千古佳话;吴起与田文争才高下,自己先领悟“己不如也”;而那甘茂与公孙衍争夺相位,则一升一逐;李斯疑忌蒙恬,则有赵高借机行其阴谋。“推心入腹,有容乃大。”不论大隐于朝者,抑或小隐于市者,是朋友自当风雨同舟、甘苦与共、设身处地、肝胆相照,尊贤容众,取舍有度,方可昭然其理。

人无信不立。交友也是如此,当以诚实为本,秉诚守信,才能顺境见友,逆境识友,左右逢源,世事通达。闻名全球的“世界船王”包玉刚所以获得成功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朋友对任何人都守信用、讲信誉,忠其言、善其行;美国海军助理布彻中将正是因为收到了“巴顿将军许诺从美国寄来的一大批雪茄烟”,才认为“巴顿是个可以信赖的人”;人赞“义烈”的朱晖生前身后,不负友托,就是因为“尝有知己之言,吾以信于心也”。

     世事无常,交友当慎。“世俗之人,交不论志。逐名逐势,热来冷去。有利则独专而不相分,有害则苟免而不相恤。或事便则先去而不让,值机会则卖彼以安此。”古人对朋友的分辨可谓真切,所强调“五伦”中的“朋友有义”,于今也有教益。“人生”需要朋友,“同志”是更高形态的“朋友”。“实之与实,如胶似漆。”人生也罢,同志也罢,明乎此,我们的朋友就会遍天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作者为沧州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、市文联原党组书记)